烧烤店食用羊咩。

咩咩咩,今天顾赭也被拿去烧烤了惹

花纹(下)

张良从未那么失态过、他急匆匆的来到了将军府,敲开了将军府的大门,未等侍从去通报,就一路快步走到了将军府的后花园。


月下饮酒,谁没有过。


刘邦喜欢找韩信喝酒,韩信有什么心里事也很放心的同张良一起讲,可惜张良不善饮酒,不过是一名很好的倾听者,韩信敲了两坛好酒,满脸苦愁的找上了张良。


待韩信把自己灌了个半醉,这才幽幽的开口,话语里竟是带着丝丝的委屈。


「军师,君主前些个日子找我饮酒去了」


张良一听,挑了挑眉头,今个是怎么了,以往找他饮酒哪次不是乐呼呼的跑回来说着君主喝醉了是个多么可爱的模样。


「君主找你喝酒不是常事么,怎么这般」


「唉、君主问我可有喜欢的人、有啊怎么没有」


「可是,让我怎么开口啊,他是君我是臣,如何啊」


张良轻叹了口气,刘邦何尝不是来找他说过这事,刘邦那才是万般的苦惨,若说刘邦是不敢说,那么韩信就是把君臣之礼看得太重,张良没办法戳透,他心里清楚的很。


还是要让他们自己明白才是。


「时候未到」


韩信已经喝了个醉透。


将军府的后花园,实说是大,韩信合着满庭艳花,武得一曲好枪,可张良已经无心赏花看枪,他只觉得那鲜红的花开着刺眼,他想着刘邦,张了张口,出声唤了韩信。


「韩将军。」


韩信听闻停了手中的长枪,快步朝张良走去,怕是武枪武得上劲了,脸上精神气足着。


「怎的有空来找我了,不该在宫中陪着君主的么」


「君主…他、他得了花纹症。」


「花开了几载,再开几次,怕是…」


张良还未说完,韩信犹如雷劈而至,扔了枪就跑了出去,张良深深叹息一声,也是匆匆忙忙跟了上去。


刘邦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去,那花纹已是慢慢悠悠爬上了他的面颊,满身疼痛,疼的他都不能动,这花纹症实属狠,身上又疼还发着热,热得刘邦难受了,褪去上衣躺在榻上休息,侍从们哪见过君主这番狼狈模样,都不知所措,只能站着干着急,一大帮宫人在自己身边绕来绕去也没个所以然,索性散了这些人,偌大的寝宫顿时安静了,刘邦竟觉得有些悲戚,沉了眸子待着休息。


韩信怕是一路冲进刘邦的寝宫,张良在路上与他所说了些许,他那时或许半信半疑,这见了刘邦满身的艳红,那才是懂了。


韩信眸中那是心疼得啊,轻步走到了刘邦身边,抬臂轻抚上了刘邦的面颊


「嘶——」


刘邦倒吸了口冷气,抚摸感刺激了刘邦脸上的花纹,疼痛又是几分,刘邦皱紧了眉头,睁眼想瞧瞧是哪个胆大的宫人,谁知抬眸便是韩信俊气的面容和那头耀眼的红发,惊得刘邦腾的一下坐起来,哪管得住身上有多疼。


「哎、重言怎么来了」


「瞧着让你见到了这番模样、」


刘邦慌忙找着衣服,想挡住满身的花纹,却被韩信捉了手腕,韩信力道大,捏的他手腕生疼,刘邦愣愣的抬头,却见韩信皱紧了眉头,眸中皆是带着丝丝怒火,刘邦垂下头去,像是做错了什么事,不敢看着韩信。


「您还想瞒着我,瞒多久。」


韩信颤颤吸了口气,语气中带着责问,带着心疼,刘邦脑袋垂得更低,哪敢去看韩信此时是个什么样的表情啊,韩信终是松开了捉着刘邦的手,抬臂轻轻捧起了刘邦的脸,虔诚而又小心的,轻轻在刘邦脸上吻了一下。


痒。


刘邦眯了眯眸子,有些幻梦,脸上的灼烧感消失,怕是那些花纹已经散了去,身上的灼烧感也一些一些的散去,韩信细细看了刘邦许久,那些艳红的花纹已经一点一点的消散罢。


「好些了么?」


「嗯、好很多了。」


似乎松了口气,韩信的神情松了下来,但韩信细想就这么放过了刘邦,那可不成,看着刘邦正瞅着自己的身体没什么大碍,拉过了刘邦就狠亲了下去。


带着些许怒火,啃咬着刘邦的唇,不顾刘邦倒吸冷气,深深地,深深地吻了下去。


口腔里弥漫着血腥味,这个吻实属有些勉强,刘邦哪有力气反抗啊,手只是无力的推着韩信,吻的紧了,紧得刘邦眼角染红。


可韩信越问吻越深,越抱越紧。


刘邦那可是知道了,索性就闭了眸子任由韩信。


火总是在一瞬间挑起的,韩信这可算是松了刘邦,可刘邦算是情欲上了头,抬臂抱住了韩信的脖子,带着几分戏谑和诱引


「韩将军战场上功夫了得,可不知这床上功夫。」


「那臣,便让君主瞧瞧。」







END









绝对不会被骗车的!绝对不会!

想不到吧a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

好的我终于认真的填完一个信邦的坑了

液继续开坑

我爱信邦我爱刘邦!!

操邦邦!!!!!!!

评论(1)

热度(36)